司里里

左手古龙右手温坑。

【佛唐】非典型性驯养·二

  “一二三四……五十六文钱!长安人可真有钱啊!”

  道珩赞许地点点头,“看来你挺适合干这行。”

  “我才不想变秃头呢。”唐鸢笑嘻嘻地看他,“我宁愿去丐帮。”

  我佛慈悲,我佛慈悲。童言无忌,童言无忌。

  唐鸢对他又吃得起肉了感到非常高兴,走过胡玉楼的时候甚至还替路边乞丐买一个胡饼。搞得道珩一阵紧张,以为他真想去跟着丐帮光膀子喝酒了。

  “以前我在马嵬驿吃过这个。”唐鸢回过身拉住他的手,“你吃过吗?可好吃了。”

  道珩一年前离寺游历...

2018-11-15

【佛唐】非典型性驯养·一

编辑器新出了正太体型调整,可以拥有16岁的少年了!

这次是16的小师傅和8岁的炮太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“一把小葱,两个茄子,半斤瘦肉。一共去了三十文,加上给你买糖葫芦两文……咱们只剩三天的饭钱了。”

  “哦。”

  道珩听他轻描淡写的哦,补充道,“到少林寺快马加鞭也还得走七天呢。”

  “哦,”唐鸢依然不为所动。

  “你之前还想去长安城里看看,但是现在我们没钱了,去不了了。”

  “不行!”唐鸢终于舍得从房梁上跳下来,站在椅子上凶巴...

2018-11-12

【邪簇】南行·上

  小黄车慢慢悠悠开进了胡同里,苏万把车停了,推门进了一边的四合院。

  “师父,我来打包我的东西了。”

  他看了看四周,大件基本都已经装好箱了,值钱的玩意儿托人卖的卖,存的存,黑瞎子心爱的那条黄花梨木的老躺椅也存在谢老板那儿了,现在只能靠在破沙发上看电视。

  苏万这几年老往这儿跑,自己买了不敢带回家的东西也就一股脑儿地忘这儿堆,久而久之黑瞎子这院子里一半都是他的高达模型。

  “幼稚。”黑瞎子评价,“不过幼稚点也好,小孩子嘛。”他点了根烟,又说道。对苏万这个便宜徒弟他一向没什么指望...

2018-08-20

【剑三·佛唐】融血

一.
  唐蓦第一次发现,自己原来是怕冷的。
  手边是温热的液体,粘稠的,沾在五指之间。唐蓦想到某种熟悉的腥甜液体,但是他没有闻到。
  他什么也看不到,什么也闻不到。
  没有画面,也没有气息。只有不时传来皮肉破开的声音,这是鸟雀在啄食腐肉。这声音有远有近,围绕着,窸窸窣窣地不停霸占着他的听觉。
  四周的液体在渐渐凝固下来,越来越粘稠的触感让他很不舒服。他想站起来,但是他也感受不到自己的下肢,于是继续沉默地躺着。
  身边的液体越来越冷了,唐蓦突然想到,自己会不会被黏在这里?
  和这些血液融为一体,等待鸟雀啄开他的皮肉,撕扯他的内...

2018-04-08

【王白】一次关于失恋的闲谈

  "我向来情感丰富,从七岁开始恋爱,到现在已经失恋了十五次。"王小石说到这儿,顿了顿,"不……十六次。"
  对面的人没有接话,他便又继续道,"说不清什么时候,也许是白楼那天晚上,也说不定早在苦水铺那场大雨,我这第十六次恋爱,就已经失败了。"
  "你的十六次恋爱,啊不,暗恋故事。与我有什么相干?"
  "十三。"见对面略带鄙夷的眼神,他露出一点促狭的笑,"你是第十三次。"
  "王小石,"白衣人放下酒盏,望着他...

2018-01-10

【挂人!!】别人惨痛的真实经历被你“借梗”,你良心不会痛吗?

打扰了,请听我说完,求你们。
这不是简单的抄袭,因为原贴是楼主的亲身经历。
大家也许听说过戒网瘾学校,看过相关的新闻,知道里面是怎样的人间炼狱。
原楼主在里面,经历了可谓惨痛的折磨,在那样暗无天日的地方,和一群年纪相仿的少女,在重压下生存,抗争,逃亡。
她离开后,顶着重度抑郁症,将这些记录到自己的帖子里,也是为了警醒其他人。
而一位所谓“作者”,却将这些惨痛的经历,不经原楼主同意,当做“梗”写进自己的小说里,并以之获利。
“作者”苏尽欢,我只想问你,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

那些故事,是原楼主血淋淋的经历,不是促进你小说男主感情的梗!
那些小姑娘,是和原楼主一同患难,在绝境中相互支持的朋友,不是你小说中几个无关...

2017-09-01

【王白】惊梦

  开封。傍晚的时分又下起了雨。

  开始只是一滴,两滴,到后来密集了起来,天色暗得像是蒙上了黑布。王小石从回春堂的大门中望出去,街上已见不到人影,只有雨水冲刷着青石地砖,几个没来得及收的摊子在风雨中可怜地摇晃。

  “王大夫。”

  “啊?”他回过神,药铺里没有点灯,反正这个时间也不会有客人,所以他只看到东家模糊的巨大轮廓。

  “王大夫家里人等急了吧?”

  王小石知道老板这是要关门了,他起身笑道,“我正要走。”

  他一向是个善解人意的人...

2017-05-23

【叶傅】烟笼长安

  三月初三,清明。

  长安城。

  两条街外的地方便是游人如织,而此处却是寂静得只有细雨落在野草上的沙沙声。

  如果放在十年前,这里必然不会如此冷清。那时这里的梅花还没谢,人也还没散,那块如今已然破碎的牌匾上还刻着一个风雅的名字:冷香园。

  传说冷香园里有鬼。

  提刀的男人拨开野草,一步步走进这座破败的院子。他的发梢已然被雨水沾湿,冰冷地贴在前额。有水滴顺着脸流下,划过鼻尖,划过唇角,最终隐没进黑色的领口。

  雨水是冷的。...


2017-05-22

九年后的今天,突然想起的一些事情

转眼都九年了。

我是四川人,却是在川南边界上,离汶川还远。

08年我才三年级,还不懂什么是地震。我清晰地记得下午第一节是数学课,我一向讨厌数学老师,她叫起立,所有人站起来,但我没有。同时我感到一阵剧烈的摇晃,我没反应过来,以为是同桌起立带来的。可他却看着我,说“你晃什么?”

我愣住了,随即意识到有什么不对。这时班上反应快的男生已经叫起来了“地震!是地震了!快跑!”

我们鱼贯而出。我不知道地震的厉害,懵懵懂懂地跟着人流走下楼梯。到了操场,听见女生们的哭泣,再回头看见楼上变了形的窗户和碎掉的玻璃,才意识到这是发生了很不好的事。

后来是漫长的假期,我们家在外面睡了几晚,最终还是回到了屋子里...

2017-05-12
1 / 9

© 司里里 | Powered by LOFTER